但是身手却是灵活无比他在被吊起来的第一时间

  “你好久。”方妍气喘吁吁的说道,她虽然没有看表,但是仍旧本能的感觉到似乎已经过了很长的时间。
 
    当然,在苏锐运动起来之后,她的身体几乎始终处于天空之上,头脑也不是很清醒,自然没法计算时间,唯一的感觉就是……苏锐真的很强大。
 
    事实上,这对于方妍来说是疯狂的一夜,对于苏锐来说又何尝不是一次冲动的体验?
 
    以往他非常鄙视那些约炮的男男女女,才见面不到几个小时就上床,那么随便,成什么了?
 
    可是没想到,他现在也成了约炮大军中的一员,和方妍认识也不过两三个小时而已,就干出了这么疯狂的事情。
 
    强敌环伺,这狭小空间中却是春色满园,实在是带有别样的刺激。
 
    外面的枪声还在零星的响起,那是野狗黑蛇他们在对水中的疑似目标进行攻击,可是,这枪声不仅没有吓到检修口中的一男一女,反而更在某种程度上给他们增添了刺激的味道!
 
    “终于结束了。”
 
    苏锐深深的吸了口气,满头大汗。
 
    为了赶时间,他一直动作的很快,可是无奈自己在某些方面的能力实在是太倍儿棒了,尽管这样拼了老命,也仍旧没有在半个小时之内结束这场特殊的战斗。
 
    看着趴在自己身上浑身香汗淋漓的女孩儿,苏锐现在也依然觉得这件事情非常的不真实。
 
    不是早就计划好上去反杀敌人的吗?为什么在反杀之前还睡了一个姑娘?
 
    苏锐在这喘口气的时间里绞尽脑汁,也没在这两件事情之间找到合理的逻辑性。
 
    只是,在这个时候,他忽然想起了一件事,登时惊的直接坐起身来:“不会怀孕了吧?”
 
    方妍有气无力的回答道:“不会,我大姨妈刚结束两三天。”
 
    “呼,那就好。”苏锐长出一口气。
 
    方妍则是说道:“其实我倒是觉得怀上你的孩子也不是什么坏事。”
 
    “咱们这算是什么?一夜情吗?”苏锐哭笑不得。
 
    和一个刚刚认识两三个小时的姑娘发生这种关系,不是一夜情是什么?
 
    “你尽管放心好了,我和之前的想法一样,不会让你负责的。”
 
    方妍初经人事之后,眼眉中的神情竟隐隐有了变化,不再像之前那样顽皮,反而隐隐的多了一丝媚意。
 
    这种媚意是属于成年女人才会具有的,此时在方妍的身上表现出来,让这个大胸姑娘又多了一丝不一样的感觉。
 
    苏锐有些尴尬,因为他也不知道自己该对这种事情报以什么样的态度。
 
    在战场上杀伐果断的太阳神阿波罗,每每遇到这种事情,总会翻来覆去也没个主意。
 
    “苏锐,在我心里,你当了我一天的男人,就永远都是我方妍的男人。”
 
    方妍仍旧伏在苏锐的身上:“你也不用拦着我,因为你想不想把我当成你的女人是你的事,我把不把你当成我的男人是我的事。”
 
    “又来这套。”
 
    苏锐不禁有些无语,他拍了拍方妍的屁股:“好了,我该出去了,你在这里等着,我一会儿就来接你。”
 
    “可是我不想让你出去。”
 
    方妍扭了一下腰。
 
    很显然,她说的“出去”和苏锐所说的“出去”完全是两个概念。
 
    从“战斗”结束到现在,苏锐的某个地方也没离开方妍的身体。
 
    “我还想要。”方妍在苏锐的耳畔轻声说道。
 
    苏锐欲言又止,有些纠结。
 
    “真的想再要一次。”方妍又说道。
 
    “你第一次经历这种事情,太过度不太好吧?”苏锐真的担心等自己上去之后,敌人都跑光光了。
 
    这算是什么,得寸进尺吗?之前可是说好只有一次的啊!
 
    “这是最后一次。”
 
    方妍眸间的媚意消失,似乎闪过一丝黯然,说道:“这是最后一次,这辈子的最后一次,行不行?”
 
    看来,在这个姑娘的心中,也准备把和苏锐的萍水相逢进行到底,不如相忘于江湖。
 
    看着方妍真挚的眼神,苏锐点了点头,这一段关系,似乎总该有什么标志性的句点。
 
    “那我开始了。”
 
    苏锐轻声说道。
 
    …………
 
    “让下游的兄弟们注意搜查尸体,我们三个人先撤!”
 
    而此时,岸上的黑蛇终于也耐不住性子了,都将近一个小时过去了,水面上仍旧没有人冒泡,绝对是被淹死之后冲到下游去了!
 
    “我早就说过,那家伙肯定早就死了,黑蛇,由于你的指挥,我和野狗在这里白白浪费了一个多小时。”大象不满的咧咧道。
 
    “我对这句话表示深切赞同。”野狗把突击步枪甩到了身后背着,转身大步流星的走开。
 
    可是,就在野狗走过一棵大树的时候,忽然感觉到身后有淡淡的空气波动!
 
    在这样的夏夜,空气出现轻微的波动并不足为奇,野狗也把这当成了一阵清风。
 
    可是接下来他就不这样想了,因为他居然感觉到有人在拍自己的肩膀!
 
    周围寂静无人,两个同伴都在上百米开外,怎么会有人拍自己的肩膀?
 
    野狗以为这是自己的错觉,他本能的一扭头。
 
    可是,这一扭头,他却看到了一张脸!
 
    这张脸是倒着垂下来的,和野狗的鼻尖也就只相差三十公分而已!
 
    野狗浑身的汗毛顿时炸了起来,他怎么也不会想到,竟然有一个人倒着从树上垂了下来!
 
    不声不响,犹如鬼魅!
 
    野狗想要转身逃开,可是却已经来不及了!
 
    “我很不欢迎你们来到华夏。”
 
    苏锐的眼睛微微眯了眯,说了这一句之后,手中的寒芒便已经划破了野狗的喉咙!
 
    在划过了喉咙的同时,苏锐的右手顺势摘走了野狗耳朵上面的通讯器!
 
    这代号野狗的男人也算是黑暗佣兵团中的精英分子,但是如今来到华夏,连目标人物都还没看清楚长得什么样,就被割了喉!
 
    野狗捂着脖子上的伤口,滚烫的血液从他的指缝间溢出,双眼之中满是绝望!
 
    苏锐在野狗的身上翻找了一圈,把他的武器装备全部戴在自己的身上,然后右手从他的右胸前口袋中摸出了一枚勋章。
 
    这是一枚黑色的六芒星,看着这个标志,苏锐的眼睛之中闪过了一道寒芒。
 
    “黑暗佣兵团?那个残废花了多少钱,居然把你们也给请来了。”
 
    苏锐关掉通讯器的通话功能,耳中听着大象和黑蛇的骂骂咧咧,冷冷一哼,自言自语的说道:“放过你们一次两次,看来还真是得寸进尺,难道你们就不知道,华夏是国际雇佣兵的禁地,这句话从来都不是浪得虚名?”
 
    在过
    他们乘坐的是一辆很普通的jeep指南者,暗红色的车身在黑夜中看起来很不显眼。
 
    大象一边骂骂咧咧,一边往前走着,就在他的脚踩到一处草丛之上的时候,整个人顿时失去了重心,被直接倒着吊了起来!
 
    草丛里有个由黑色细带构成的绳套!正死死的勒住了大象的脚踝,他越是挣扎,这绳套便勒的越紧!
 
    如果没有亲眼见到,真的很难想象,这么细的绳子,怎么可以撑的住这个黑人壮汉两百五十斤的体重!
 
    大象看起来很笨重,但是身手却是灵活无比,他在被吊起来的第一时间就已经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右手从腰间摸出一把匕首,整个人依靠着腹肌的收缩向上蜷了起来,匕首在黑色细带上用力的连割好几下!
 
    可是让大象瞠目结舌的场景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