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说句话啊白之光说道他的眼中带着一丝不耐

  或许只有这样,她才能继续对自己的梦想抱有一丝希望!
 
    或许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的人生不留遗憾!
 
    谁说没有一见钟情,谁说没有一眼万年?
 
    方妍就是个冲动的姑娘,她觉得自己遇到了,那么就不要错过!
 
    她就是爱上了这个男人!
 
    不求天长地久,但求曾经拥有!
 
    即便拥有过再失去,那么自己的人生之中也多了一段美好的回忆!
 
    想着想着,方妍的眼中露出微笑,然后做了一个看起来很简单的蹲起动作!
 
    就是这个动作,让方妍发出了一声愉快的轻吟。
 
    苏锐终究是被逆推了,都到了这个时候,他也不可能把枪拔出来然后语重心长的教育对方一番再然后就拍拍屁股走人吧?
 
    这算是什么?赶鸭子上架吗?
 
    苏锐忽然觉得,方妍都如此勇敢如此主动了,如果自己再忸怩推辞下去,是不是显得太虚伪了些?甚至有点当婊子还立牌坊的意思!
 
    于是,他抱住方妍正在起落的身体,说道:“有些事情虽然是需要男女双方合力完成的,但是男人需要付出更多的主动才行。”
 
    方妍听了这话,眼睛之中满是甜蜜。
 
    此时此刻,她感觉到这紧紧揽住自己的怀抱是如此的温暖。
 
    …………
 
    有些人虽然汗流浃背,但是却很快乐,可有些人同样汗流浃背,心中却觉得苦逼的要死。
 
    “野狗,咱们都在大堤上看了半个多小时了,眼睛都快瞪爆了,那家伙还没有出现,会不会直接被水淹死了?”大象瓮声瓮气的说道。
 
    “极有可能。”野狗分析着说道:“没有人能够憋气半个小时,我们已经检查的非常仔细了,的确没有人从水面上冒出来。”
 
    说到这儿,他又皱了皱眉头:“可是,就算他淹死了,尸体也应该浮上来才对。”
 
    “所以说,现在只有一种可能性,那就是他淹死之后被水冲走了。”大象嘿嘿乐道,他人如其名,是个高大的黑人壮汉,足足两米的高度,看起来就跟个移动的铁塔一般。
 
    “黑蛇,你怎么看?”
 
    “或许对方并没有离开,而是趁着你们聊天的时候游走了。”狙击手黑蛇正趴在岸边,半个多小时都没挪一下窝,显示出了良好的军事素养。
 
    “这不可能!”野狗和大象同时叫道!
 
    “有什么不可能的?现在的月光并不算明亮,很多暗处都是视觉盲区,你以为你看到了,但是你实际上什么都没看到。”黑蛇冷冷说道:“我早就说过,这次金主给了很大一笔预付款,这也是咱们佣兵团在华夏的第一次任务,只许成功,不许失败!所以,还是谨慎点好!”
 
    “我虽然很不喜欢听你说话,但是不得不说,你讲的好像有那么点道理。”野狗说道。
 
    “再搜寻半个小时,然后便与下游的几个兄弟汇合!”黑蛇换了个狙击位,又下了命令!
 
    大象满脸不情愿:“人都死了,还搜寻个屁!”
 
    话虽然这样说,但是他还是得遵照着黑蛇的意见,谁让他是这个小分队的领导呢?在他们黑暗佣兵团,如果不服从上司的领导并被正副团长知道的话,下场可是很惨的。
 
    当然,如果他们知道苏锐正在他们眼皮子底下和一个漂亮姑娘一丝都不挂的做那种事情的时候,不知道脸上会露出怎样的精彩表情!
 
    …………
 
    而此时,四台价格昂贵的超跑正停在路边,十几辆黑色帕萨特在后面排成了一排!
 
    “四少,到底该怎么办,您说句话啊。”白之光说道,他的眼中带着一丝不耐。
 
    这一次他们气势汹汹的去找别人算账,结果因为半路苏锐把方妍带跑了,就一直停车等着,都一个多小时过去了,连半点消息都没有,难道他们不知道什么是一鼓作气势如虎,再而衰三而竭吗?
 
    而且,从小和他们一起长大的方妍被苏锐单独带走了那么久,明显是“凶多吉少”了,月黑风高,孤男寡女单独相处,能有什么好事?
 
    不得不说,白之光对于事实真相的猜测,还真的有些八-九不离十。
 
    那一男一女可不正在做最爱做的事吗?只不过选择的地点让人有些无语罢了!
 
    阿旺也说道:“依我看,那个苏锐根本就不是什么好人,四少,你可别误信他了!”
 
    苏法华冷冷的看了阿旺一眼,黑框眼镜的后面闪烁着丝丝缕缕的精芒:“我做事的时候,需要别人来对我指手画脚吗?”
 
    听到这话,众人齐齐打了个激灵!
 
    他们这才意识到,虽然自己平日里和苏法华以朋友相称,但是双方的地位从来就没有平等过!
 
    他们虽然家里都有钱有势,但是和苏法华相比,又算什么?人家可是堂堂苏家的四少爷!
 
    他说的对,苏家四少做事,需要别人质疑吗?
 
    苏法华对苏锐很信任,是的,正是因为他了解苏锐的历史,知道对方是个什么样的人,才会对他有这种信任感。
 
    平心而论,他们今天晚上要找的那个幕后黑手,在五年前和苏锐有过一场算是比较震撼的过节,苏锐的心里对那个人不知道存了多少恨意,在这种报仇的关键时刻,他怎么可能忘记终极目的,反而半路跑去和女人做那种事情?
 
    如果苏锐真的是那种人的话,那么他也就没有资格走到今天的地步,更担不起苏法华的信任。
 
    而在苏法华看来,能够支撑苏锐半路做出这种不合规矩的行为,其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苏锐一定是去处理内奸的事情了!
 
    现在看来,苏锐既然这样做,那就绝对不是无的放矢,方妍无疑是最大的内奸嫌疑人!
 
    苏法华和方妍很熟,他很难想象方妍会是这种人,可是这又有什么呢?这个年代知人知面不知心的事情多了去了,偶尔看走眼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苏法华和苏锐抱着相同的看法,在去找那个人算账之前,内奸的事情必须弄清!
 
    如果内奸不铲除,那么己方的一举一动都会处于敌人的监视之下!这样的话,行动还怎么展开?简直如鲠在喉!
 
    想到这里,苏法华隐隐的瞥了方舟一眼。
 
    由于怀疑方妍是内奸,苏法华连带着对方舟也没多少好感了,心中已经暗暗升起提防之意。
 
    方舟的脸色十分不好看,他站在路边,一根接着一根在抽烟,地上已经扔了十几个烟头!
 
    终于,身上的最后一根烟抽完之后,他把烟头重重扔在地上,用脚狠狠蹍灭!
 
    “他妈的,我去杀了他!”
 
    方舟想到自己的亲妹妹极有可能正“被迫”着做那种事情,他的眼中都要喷出怒火了!
 
    “你给我回来。”
 
    苏法华盯着方舟的脸,目光之中喷出精芒:“方舟,如果你还把我当朋友,那你就留下!我可以保证你的妹妹没有事情!”
 
    “四少,那是我妹妹,不是你妹妹!你的保证对我来说有什么用?我妹妹都特么的被那个混蛋给上了!”方舟低吼,这是他这么久以来第一次对苏法华用这种语气来讲话!
 
    他还没说完,便被苏法华一把揪起衣领,道:“我再说一遍,你不好怀疑我的话,我保证,你的妹妹没有事!”
 
    似乎是被苏法华的目中精光所摄,方舟后退了两步,重重的一顿脚,竟也不再出声!
 
    一直黯然无声的林琪琪听到苏法华这样说,眼睛中则是又出现了一丝亮光。
 
    “我还是那句话,如果你们不想参加今天晚上的行动,大可以退出,我不会强留你们,此事过后,我们也依然是朋友。”
 
    苏法华看着几人,目光带着一丝复杂!
 
    或许过了今天,他将彻底失去这几个朋友!
 
    他的
    可是,很明显的,苏锐的所作所为和苏法华的想法并不一致,甚至截然相反。
 
    空间狭小的大坝检修口内,方妍仍旧坐在苏锐的身上,发出声声轻呼,浑身已经已经被汗水打湿。
 
    尽管绝大部分时间都是苏锐在动,但是初经人事的方妍也耗掉了很多体力。一次次的冲上云端,让她爱极了这种感觉!
 
    “你要结束了吗?”
 
    “快了。”
 
    苏锐继续努力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