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动的不能自已直接冲上去搂住苏锐的脖子便狂

“杀掉他们?”黑蛇的眼中闪过一抹复杂之意,然后摇了摇头:“抱歉,这个命令我不能执行。”
 
    “我说过,他们死了,你才能活。”苏锐仍旧负手而立,连脸都没有转一下。http://piaotian.net
 
 第583章 今夜,再临蒋家!
 
    “你想忤逆我的话吗?”
 
    苏锐闻言目光骤然寒冷了下来:“你知不知道,你根本没有任何和我讨价还价的资格!”
 
    “我知道你的意思,可是我不是那种穷凶极恶的人,我对队友也下不去手。”黑蛇说道。
 
    “他们现在已经不是你的队友了,而是你的敌人。”苏锐眯着眼睛打量着黑蛇:“回答我,杀,还是不杀?”
 
    “抱歉,你还是杀了我吧。”黑蛇说道。
 
    “你负责让他们放弃任务,如果他们同意,我可以留他们一命。”苏锐淡淡说道。
 
    事实上,这正是他想要的回答。
 
    如果黑蛇毫不犹豫的杀掉昔日的同伴,那么苏锐也定然不会把这种心狠手辣之徒留在身边。可是,他既然做出了这种选择,说明此人并不是无情无义的家伙,即便不能堪当大任,但至少可以暂且用一下。
 
    “谢谢您。”
 
    这一次,黑蛇用上了敬语。
 
    他知道,以苏锐的身份和立场,就算不放过这些手下,也是情有可原甚至是理所应当的事情,可是,苏锐竟然会选择放过了他们,这一点让黑蛇在意外的同时,心中也生出了一丝感激。
 
    他是这次行动小组的指挥,只需要假传一个命令,把这些人调回去就好了。
 
    想要办到这一点非常简单,黑蛇只是对着通讯器说了几句话,便已经完成了任务。
 
    “好,你现在需要给你的金主打一个电话。”苏锐眯了眯眼睛,提到“金主”两个字,一抹寒芒从他的眼睛里释放了出来。
 
    黑蛇明白苏锐的意思,拨通了一个号码,说道:“任务完成,请交付剩余的佣金。”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电话那端的声音很阴冷:“我要他的人头。”
 
    黑蛇开的免提,因此苏锐能够清楚的听到那边的声音,听了这话,他的脸部肌肉忍不住的抽了一下。
 
    他对这个声音,真的很熟悉。
 
    黑蛇看了苏锐一眼,答道:“可以,那么交货的时间和地点呢?”
 
    “交货时间地点我来定,你等着我的通知好了。”停顿了一下,电话那端继续说道:“我事先已经和你们团长讲好了,事成之后的全款会直接付给他,不需要经过你的手。你的职责,就是送货而已。”
 
    说完,电话那端便直接挂断。
 
    听着对方话语里明显的鄙视意味,黑蛇的眼中隐隐的出现了一股怒意。
 
    “我们怎么办?对方很谨慎。”
 
    苏锐冷冷一笑:“他再谨慎又有屁用?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他还想定交货地点,这件事怎么可能由着他!”
 
    看着苏锐身上隐隐透出来的霸气,黑蛇眼中的怒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战意。
 
    他不知道自己能跟着这位大人物混多久,但是很明显,加入了太阳神殿的他在地位上已经脱胎换骨,再也不是之前黑暗佣兵团的一个小小佣兵头子。
 
    “你在这里等我一下。”
 
    苏锐说完,走到堤坝的旁边,直接纵身跃下。
 
    他也顾不得再次全身湿透了,沿着那些钢筋一级一级的下去太费时费力,这样跳下去多省事。
 
    方妍早已等的十分心焦,自从苏锐上去之后,外面连枪声都没响起,她很担心苏锐别出了什么事情。
 
    至于苏锐会不会扔下自己独自溜走,方妍还真没往这方面去想。
 
    事实上,这个小妮子还是简单了些,如果苏锐把她扔在检修口里,拍拍屁股走人了,那么方妍呆在里面,可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就算她喊破了嗓子,这里也不可能有人来救她,检修口里没水没食物,她又能支撑几天?
 
    最危险的是,如果来上两场暴雨,水位上涨,会直接把这小小的检修口给淹没,到那个时候方妍可真的是活不成了!
 
    不过还好,方妍并没有等的太久,就已经听到了噗通的落水声音!
 
    她心中一惊,生怕苏锐出事,连忙从窗口探出了半个身子,却发现苏锐已经从水下浮上来,抹了一把脸上的水,对她露出一个颇为灿烂的笑容。
 
    “都搞定了,跟我上去。”
 
    苏锐喊了一嗓子,然后便跃出水面,直接钻进了检修口。
 
    方妍看到这个男人重又出现在身边,激动的不能自已,直接冲上去,搂住苏锐的脖子便狂吻了起来!
 
    苏锐猝不及防之下,差点被撞倒,方妍的举动真的是让他感觉到有些哭笑不得。
 
    “走吧,我们离开这里。”
 
    苏锐把方妍背在身上,然后沿着七零八落的钢筋朝着上方攀爬而去。
 
    “再见。”
 
    方妍看着那个小小洞口,在心中轻声说道。
 
    这个地方承载了自己最梦幻也最快乐的一段记忆,或许在不久的雨季,这个小小的检修口将会被彻底淹没,而这一段记忆也会随之在她的心底封存。
 
    也许,这辈子她再也不可能来到这里,再也不可能遇到那个人。
 
    这是她在青春期最美丽的梦,即便这梦很短暂,但却足够她回忆一辈子。
 
    如果不疯狂一次,还叫什么青春?
 
    …………
 
    让方妍独自开走了她的跑车去和苏法华汇合,而苏锐却坐上了黑蛇的吉普。
 
    “走吧。”
 
    苏锐说了一个路名。
 
    “你知道他
    “他所在的地方,我不仅知道,五年前的一个夜里还去过一次。”
 
    五年前,五年前……
 
    想到这一点,苏锐眼中的血色开始缓缓浮现!
 
    真是不作死就不会死,既然你想要作死,那么我又怎么可能继续手软?
 
    五年前曾经放过你一次,那么五年之后你再次主动往枪口上撞,那么这条命就由我亲手带走好了!
 
    一次又一次的不知悔改,一次又一次的丧尽天良,老天真是不开眼,到现在都还没收走这个人的性命!
 
    好人不长久,祸害活千年!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