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该死的团体竟然敢派人来到华夏接任务无疑触

  苏锐忽然说道。
 
    黑蛇听了这话,不禁有些诧异,他在这个时候夸奖自己,有什么特殊的意思吗?
 
    “确实如此。”苏锐用手拍了拍黑蛇的脸:“刚才那一下,差点打中了我,事实上我在你开枪之前已经是不停的小范围挪动位置,不然还真的要被你打中了。”
 
    “哼。”黑蛇仍旧是一声冷哼。
 
    “你这种枪法即便放在黑暗佣兵团里,也是顶尖的存在了吧?如果不是走错了路,我还真的想把你招入麾下。”
 
    苏锐的语气虽然很淡,但是却让黑蛇猛然一惊!
 
    他怎么会知道自己来自黑暗佣兵团?难道说,他认识那个六芒星标志?
 
    这不科学!
 
    在黑蛇的眼中,虽然华夏有着“雇佣兵禁地”的称号,但是他从心底是不认可的,毕竟黑暗佣兵团可是汇聚了各个国家的退役特种兵,战斗力在佣兵团中首屈一指,在这些来自西方黑暗世界的亡命之徒看来,华夏人和土包子没什么两样。
 
    只是,他们三个都是来自黑暗佣兵团的精英,却被他们眼中的“土包子”给轻轻松松的包了饺子!
 
    “黑暗佣兵团,居然好意思用‘黑暗’两个字来当名字,真是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了。”苏锐的眼中全是蔑视。
 
    尽管最近两年这个佣兵团崛起的速度很快,成功的做了几次大任务,导致知名度暴涨,可是在太阳神殿的眼中,这个佣兵团仍旧连二流势力也算不上。
 
    黑蛇觉得今天晚上的故事实在是有些太扯淡:“你到底是谁?难道说你也是西方黑暗世界的人?”
 
    “我有必要回答你这个问题吗?现在请你搞清楚主次的身份。”苏锐冷冷一笑:“你们这次有多少人来到华夏?”
 
    “我不会告诉你,死也不会。”黑蛇冷冷的说道。
 
    “有没有听说过黑血佣兵团?”苏锐忽然岔开了话题。
 
    “黑血?”
 
    黑蛇当然知道这个佣兵团的名字,在最近两年的时间里,这个佣兵团堪称西方黑暗世界风头最盛的佣兵团体,没有之一!
 
    黑血的首领约翰逊是个杀人不眨眼的超级狠人,做事毫无原则可言,手下的冤魂不知道有多少,在他的带领下,整个黑血佣兵团也都是这种行事风格,一般的势力还真的不怎么敢招惹。
 
    可是,就是这个不可一世的佣兵团,在两个月之前被太阳神殿的精锐兵力血洗总部,首领约翰逊被阿波罗座下的双子星打爆了头!
 
    而太阳神殿给出的理由也很简单,那就是——看不惯黑血佣兵团的行事风格!
 
    简简单单的“看不惯”三个字,简直颠覆了黑暗世界所有人的价值观!
 
    这特么的也太任性了吧!只是由于看不惯,就出手灭了一个顶尖的佣兵团体?
 
    听到“黑血”两个字,黑蛇忽然感觉到有些不妙!
 
    他怔怔的看着苏锐,似有所悟的说道:“你是太阳神殿的人?你是十二神卫中的哪一个?”
 
    在黑蛇看来,苏锐能够轻轻松松杀了野狗和大象,拥有如此强悍的身手,必然是十二神卫其中一人!
 
    “我不是十二神卫,我的耐心也很有限。”苏锐说道:“之所以废话那么多,就是因为我觉得你还有利用价值,如果你认为你死不足惜,那么我随时可以勒断你的脖子。”
 
    黑蛇的表情阴晴变幻。
 
    “当然,如果你觉得黑暗佣兵团的实力比黑血要强的话,那么大可以继续顽抗。”
 
    黑蛇看着苏锐,眼中闪过复杂的光芒。
 
    不是十二神卫,还能拥有这么高强的身手,他是谁?
 
    与此同时,一个疯狂的猜想在他的心里渐渐成形!
 
    难道说,眼前的这个男人,竟然是……
 
    “我不想死。”
 
    黑蛇终于转变了口风。
 
    “我怎么才能相信你?”苏锐闻言,冷冷一笑。
 
    “我愿意加入太阳神殿,为您效命。”黑蛇深深的看了苏锐一眼。
 
    在西方黑暗世界中打混的人,没有一人不想加入神秘而高高在上的十二神殿,没有一人不想成为十二天神的手下。
 
    黑蛇看着这个年轻男人,越发的肯定自己的猜测。
 
    “你在试探我的身份?我可从来没说过我是太阳神殿的人。”
 
    苏锐笑了是为了掌握黑暗佣兵团的动向,这个团体最近的名声越来越高,已经到了让人不得不重视的地步了。
 
    而且,太阳神殿对黑暗佣兵团并没有多么深入的了解,这该死的团体竟然敢派人来到华夏接任务,无疑触犯了苏锐的逆鳞,他必须从黑暗佣兵团内部人员的口中掌握第一手的资料,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
 
    那么,就让这个黑蛇成为他的移动情报库好了,关键时刻甚至可以打入内部!
 
    当然,这一切都是建立在黑蛇可以被信任的前提下!
 
    “我们一共来了七个人,我是这个小组的负责人,还有四人正在下游搜索,等着与我们汇合。”
 
    黑蛇深吸了一口气,在他隐约的猜到了眼前男人的身份之后,便不敢再有半点隐藏!
 
    对于黑暗佣兵团,他并不能称得上是忠诚,先前对苏锐所表现出来的硬气,只是一些不甘心的具体表象而已。
 
    “好,那你就去杀掉他们,他们死了,你才能活。”苏锐说罢,手指一挑,那紧紧缠绕着黑蛇脖颈的黑色细带便陡然松开!
 
    窒息的感觉已经消失,但是脖子上的青紫勒痕还是真实存在着的。